就哭号着爬到了墙角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5 14:29  点击:
那个粗壮士兵伸手就冲罗格的领子拎来,喝道:“小免崽子真想找打是不是?老子们可是苍狼骑士团的......啊!”话刚说到一半,他那只手腕就莫名其妙的落在了罗格的手里,随即是一阵喀喀喇
那个粗壮士兵伸手就冲罗格的领子拎来,喝道:“小免崽子真想找打是不是?老子们可是苍狼骑士团的......啊!”话刚说到一半,他那只手腕就莫名其妙的落在了罗格的手里,随即是一阵喀喀喇喇的骨碎声。那人惨叫刚发出一半,就被罗格一脚抽在下阴处,他吸口凉气倒在了地上,脸瞬间就成了紫色,满地打滚,却叫不出声来。另一个骑士大吃一惊,后退了一步,却觉得眼前一花,罗格早已不知去向。他惊恐地四下寻找之时,一阵巨痛突然从后背上传来。他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罗格一脚踢倒了第二个骑士,紧跟着左脚踏上那骑士的脚踝,骨碎声不断响起。罗格料定他已经没有能力再来拦阻自已了,就在两个倒地骑士的后脑上又一人补了一脚,踢晕了事,省得惨叫声烦心。‘嘭’的一声,木屑纷飞中,二楼一间客房的门被罗格一脚踢得粉碎。待看清屋内的情势,罗格险些晕了过去。屋子里很有几个罗格的老熟人。莉莉丝披头散发,两只手上各绑了一根白色的布带。布带绕过房梁,两端分别执在乔治和布兰克的手中。这兄弟二人不断的拉紧和放松手中的布带,莉莉丝又始终在不屈不挠的挣扎着,这就使少女那白得让人眩目的躯体就如同一条被钓出水的鱼,拼命的弹跳扭动着。一团白布塞在了莉莉丝的嘴巴里,她左侧面颊上还有一个红色的掌印。少女身上的衣服全被撕成一条一条的,显然是有意为之。少女身躯扭动之下,饱满的胸脯和雪白的大腿都时隐时现,看得屋内的男人们个个欲火高涨。屋内除了乔治和布兰克这对身着见习骑士服色的兄弟外,还有三四个身着苍狼骑士团军服的骑士围在旁边。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看来是个首领模样的人物站在少女面前,他一手握住少女的腰身,另一手正用力抬高少女雪白赤裸的大腿,试图架到肩上。他的衣甲已脱在一边,胯下丑陋的阳物高高挺起,正试图钻入少女的温暖柔嫩的身体里。少女出人意料没有流泪,一双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拼足了全力在挣扎着。布兰克和乔治兄弟面孔扭曲着,狞笑着,不断的拉紧布带。少女的身躯被越拉越高,挣扎的余地也越来越小。罗格惊怒交集,热血上涌,望出去的视野已经是一片血红。一股无法抑止的杀意从灵魂深处无穷无尽的汹涌而出,一刹那间罗格只想撕烂屋中一切活着的生物。他张口就是一声尖叫,精神冲击波瞬间袭遍了方圆五十米的每一寸空间。屋中众人登时眼睛外突、口鼻耳中鲜血外溢,软软地倒了下去,莉莉丝也如遇电击,脸色忽青忽白。连几户邻居也都受到了波及,几个老人的当场就倒地不起,一命呜呼了。在仅有的一线清明里,为了顾及莉莉丝,罗格勉强压抑了这道精神冲击的力量。好在莉莉丝心志坚毅,承受精神冲击的能力显然远远超过了这些苍狼骑士们。布兰克和乔治兄弟俩一松手,少女就跌倒在地上,然而莉莉丝已经发现进来的是罗格,惊喜交加的她立刻跑了过来,在折辱中一直未曾哭泣的她这一刻却是泪流满面。苍狼骑士中队长紧跟着恢复了过来。他一跃而起,怒骂道:“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来坏我哥斯特的好事!来人啊,给我拉到军营里去,老子要好好操操这孙子!”话音未落,一个拳头就在他眼前不断扩大,随后是漫天的金星飞舞。哥斯特庞大的身躯凌空飞起,重重地撞在木头墙壁上。还未滑落下来,罗格就又在他的胃上补了一拳。胖子的蛮力可是极为恐怖的,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怒气和出手力道,免得一拳就打穿了这哥斯特。饶是如此,仅仅一拳就让体格健壮的哥斯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哥斯特轰然倒地,罗格仍未放手,一脚踏上了他尚未软下去的阳物,用镶着钢片和马刺的靴子狠狠地碾压了起来。那哥斯特张口欲呼,房间里一根燃烧着的巨大蜡烛忽然飞起,闪电般插进了他的口里,火焰和蜡油将他的惨叫堵死在了喉咙里。那哥斯特眼睛翻了几下,浑身一阵抽动,就晕了过去。罗格这才提起带血的靴子,一个一个地向屋里的男人们看过去。这些人刚刚从精神冲击中恢复过来,就看到队长瞬间就被打倒,随即是惨无人道的折磨。见罗格狞笑着看过来,被目光扫中的人无不觉得下腹阵痛。乔治面色惨白,刚刚坐起,见罗格看了过来,咚的一声又倒了下去,竟然已经被吓晕了。苍狼骑士团的人毕竟还有些胆气,没被彻底吓倒。他们呼哨一声,就准备群起而攻。罗格一声野兽般的吼叫,身影如轻烟一般穿行全场一周,苍狼骑士们带着愕然的表情慢慢的倒下了。瞬间的功夫,罗格空手捏碎了所有骑士的肩骨。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盯上了布兰克。布兰克战战兢兢地道:“你...你可别乱来啊!我们都...都是苍狼骑士团的,团长大人不会放过你的!”“苍狼骑士团?我不敢乱来的,真的不敢乱来!”罗格狞笑着拎起了昏迷中的哥斯特,一把从哥斯特的手臂上撕下了一条肌肉。巨痛把哥斯特从昏迷中刺醒,然后又把他再度送入昏迷。昏迷中的哥斯特仍时不时的抽动几下。罗格轻轻舔了舔嘴唇,来到布兰克的面前。“不!不要过来!不要杀我啊!”布兰克连哭带叫,手足并用向后退着,一直抵到墙角,退无可退为止。布兰克身材算是高大的了,至少比罗格高了半个头去,然而此刻在罗格无穷无尽的杀气压迫下,居然兴不起一点反抗或逃跑的念头。罗格轻轻拍着布兰克的脸蛋,狞笑着道:“我的布兰克表哥啊,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呢,没想到会在里尔城里见到你们啊。来,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出现这里呢!”布兰克全身冰冷僵硬,舌头打结,结结巴巴地述说着。罗格离开当天夜里,兄弟二人就被几个不明身份的黑衣人给拖到树林里阉割了。其后不久,见小小的里弗斯家族领地再也榨不出什么油水,又害怕那暗中势力再次下手,这兄弟二人身体刚刚养得好些,就离开了这块乡下地方。在布朗旧日的朋友推荐下,他们投入苍狼骑士团,任哥斯特轻骑兵中队的二名见习骑士,待三月后自然会转成正式骑兵。俩兄弟与哥斯特臭味相投,混得十分融洽。二人新阉不久,虽无作恶能力,但那心多少还在,在哥斯特行淫之时,在边上帮把手,凑个趣, 白小姐全年免费欲钱料过过干瘾也是好的。这天二人巡逻, 香港精选十码中特恰巧遇到莉莉丝,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随后悄悄尾随她到了这个小小旅馆。兄弟二人想起罗格, 香港三码中特资枓登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加上这莉莉丝也是他们想了很久的美味,此番异乡见到,自然不能放过。不过他们只是见习骑士,在王城里还不敢太过胡来,要作恶还是要仰仗这哥斯特的。在二人一番怂恿之下,哥斯特淫心大起,今天特地带了几个骑士来这小小旅店,一见莉莉丝顿时惊为天人,派人守了店门,就准备好好的淫乐一番,却不料半路杀来了罗格这个煞星。罗格此刻稍许压抑下了自己的杀意,随即想起自己曾叮嘱罗伯斯基的任务,伸手一扯,布兰克那熟牛皮制成的见习骑士护裆就如同纸糊的一般,被轻松撕开。罗格盯着布兰克的下身,那处仍厚重的包着纱布,一番折腾之后,纱布上渗出了些许血迹。罗格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你知道莉莉丝是我的人,居然还敢把主意打到她的头上?!嗯?贱货就是贱货,已经挨了一刀,怎么还像匹种马啊,嗯?你的靠山就是这哥斯特?操你祖宗的,骑士中队长老子就不敢惹他了,嗯?”每挤出一个“嗯”来,罗格就伸右手在那块纱布上弹上一指。罗格蛮力如牛,又是在盛怒之下,这一弹之力少说也有几十斤。布兰克脸孔紫涨得如欲滴下血来,可是嘴却被罗格左手牢牢扣住,哪里叫得出半声!不多时,布兰克已经被罗格折磨的晕死醒来数次,眼见得出气多,入气少了。胯下一滩鲜血,红得触目惊心。见布兰克已经不堪用刑,罗格眼光一转,在满地的骑士中又看中了乔治。一丝残忍的微笑浮上了罗格的嘴角,他的眼睛迅速变成了银色,随后血红色又彻底的盖住了银色。乔治的身体如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握住,升上了半空,恶魔般的罗格缓缓的走了过去......冬夜的风呼啸着,将最后一线夕照驱赶出了里尔城。“不!罗格哥哥!住手!”莉莉丝突然尖叫了一声。罗格愕然转头。莉莉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外面换好了衣服,此刻正倚在门框上,有些恐惧的看着他。少女瞳孔中,罗格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浑身染着鲜血,一个骑士被无形的绳索绑在半空中,怪物一只手指正慢慢地挖向了那骑士的眼珠。“那个怪物,不就是我吗?”如被一盆冷水淋下,罗格突然清醒了过来。他精神力一松,空中的骑士失了凭依,重重地摔在地板上,那个骑士不等从巨痛中恢复过来,就哭号着爬到了墙角。罗格茫然四顾,见哥斯特倒在屋子中央的地板上,一根左腿扔在房间的另一边,一副极度恐惧的表情永远的凝结在他的脸上。屋中一共五个苍狼骑士,此刻只有两个还是活着的。布兰克和乔治兄弟拥抱在一起,早已经结束了罪恶、痛苦和波折的一生。罗格猛然拉开窗子,资料专区一股寒风扑面而来。他深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心情,这才转过身来重新面对屋中地狱般的景象。他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物,转眼之间,就下定了决心。莉莉丝勉强抑止着呕吐的欲望,见罗格恢复了神智,这才放下心来。这一放松,她再也压不住胃里的翻涌,跪在地上大吐起来。罗格轻轻拍着莉莉丝的后背,直到她把胃中的东西全部清空。他藏在背后的左手虚空轻轻握了两下,幸存的两个苍狼骑士喉骨一阵轻响,头一歪,追随他们的同伴去了。杀了这么多苍狼骑士团的骑士绝非小事,莉莉丝也明白这一点。因此当罗格下楼之时,少女并没有试图阻止,只是捂住脸轻轻抽泣起来,间中杂着祈祷的声音。楼下两声若有若无的惨叫传上来时,莉莉丝终于经受不住,晕了过去。夜深了。罗格冷漠的看着房间里堆在一起的尸体,集中精神念颂起咒语来,两只手不停的画出各种魔法符号。一个个各色的魔法符号自他双手中飘了出来,慢慢溶进地上一个刚刚画好的魔法阵中。一道恶臭在房间中弥漫开来,随后黑暗气息自魔法阵中大团大团的涌了出来,二只食尸鬼爬了出来。它们随即发现了面前的美味,拼命蠕动着肥大的身躯,扑到了尸堆上,大嚼起来。罗格的精神力笼住了整个小旅馆,捕捉着每一缕试图逃逸的魔法波动。在这种繁华都市中,特别是在一个信仰光明教会的都市中召唤黑暗生物,他必须慎之又慎。被食尸鬼吞食的尸体,其灵魂将随着肉体一道被携往地狱深处,并在那里变成食尸鬼的排泄物。哪怕是最高明的牧师也无法救赎或者是召唤这种被彻底污秽了的灵魂。这样,自然也就不会有人通过灵魂召唤发现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了。哥斯特干的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来的都是他的心腹,其他人并不知道他这次出来干什么,去哪里。这个罗格轻易的就从苍狼骑士的嘴里问了出来,他盘算着,如果再仔细清理掉现场的痕迹,这间旅馆内发生的事,也许就永远没人知道了。不!至少大卫是知道的!罗格刹时间汗透重衣。思索了一会,罗格也没想出什么办法来,只得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了,想必很快大卫就会掀开底牌的吧?清理过了所有的痕迹,罗格来到莉莉丝的房间,解衣上床。莉莉丝早已倦极而眠,但转眼又被罗格弄醒了。经历了太过紧张的一天,又是久别重逢,两人都需要某种方式的发泄。于是小楼里又重新充斥了疯狂的气息,不过这一次,气息非常的淫靡。天色未亮,教堂悠扬的钟声就唤醒了沉睡中的罗格和莉莉丝。罗格起身披衣,他看着莉莉丝,犹豫了片刻,终于说:“要不,你还是跟我回去吧。”莉莉丝看着罗格,目光如水,良久才摇了摇头,轻轻地道:“我不想给你填麻烦,再说,我也很喜欢这座小旅馆,想好好经营一下。我......我就不跟你回去了。”看着如释重负的神情在罗格脸上一闪而过,莉莉丝只觉胸口钻心的痛。可是表面看起来,少女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与快乐,她只拉住罗格的手,轻轻说了句:“记得有空的时候常来看看我。”罗格点头应了,出门去了,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少女哀伤欲绝。罗格回到自己那小楼的时候,里尔城才刚刚从沉睡中醒过来。斜靠在窗边的躺椅上,罗格终于有了一点安静的时间,可以好好的回味一下这几天惊心动魄的经历。与大卫、安德烈和芙萝娅三人相见虽然只有寥寥数次,但是每次相见,罗格都有一种兔子与三只恶狼在一起喝咖啡的感觉。特别是芙萝娅和安德烈身上散发着一种令罗格感到极为危险的气息,街上相遇之后,过于强大的刺激使罗格直到如今精神上都有些恍惚。罗格有些烦躁的盯着窗外血红的朝霞,那红色让他感到分外的粘稠。“我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呢?为什么会那么控制不住自己,那道杀意到底是什么呢?在杀他们的时候,我,我甚至还很快乐!那种用手捏碎肋骨的感觉啊!怎么会有一种干完了女人的快乐呢?”他的手指无意识的轻轻敲打着桌子,显示出了他心中无法控制的紧张。杀人对他来说并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然而这并不代表了他认同于毫无目的的滥杀,他也绝不愿意成为一个嗜血的人。杀人应该只是一种手段而已,而且是不得已时才能运用的手段。“我明白了!我是在害怕!”在‘夜归’旅店的那场屠杀,其实真正的原因仍在于罗格的恐惧。那是心里最深处的,不愿面对的恐惧。是对安德烈和芙萝娅压倒一切的强大实力的恐惧。虽然奥菲罗克和埃丽西斯的实力更是深如渊海,已经远远超出了罗格理解的范围,但他们对罗格来说是靠山,他可以感觉到奥菲罗克对自己的回护。然而安德烈和芙萝娅不同。芙萝娅始终是一副遗害千年的清丽笑容,然而街头交谈的短短时间里,她已经对罗格起了数次杀机。如果不是自己丑态百出,演技到位,也许她真的就要下杀手了。对于一位公主来说,杀死一个下级贵族,最多有点小小的麻烦而已。这麻烦恐怕不会比为了参加宴会而不得不穿一套紧身背心大多少。安德烈给自己的压迫更胜于芙萝娅。在他的面前,罗格小心翼翼的收束着自己的精神力,务求不使有一丝外露。安德烈的斗气如涛涛江水般冲入了自己的身体,肆无忌惮的探察着。就是在这一次的接触中,罗格深切领受到了“星空斗气”的可怕本质。这种斗气隐含了天上星辰的力量,具有将物质转换属性、使之结晶化的可怕力量。在安德烈探查自己的过程中,如果他愿意,随时都可以使自己落得和那只乌鸦同样的下场。那种感觉,有如躺在菜板上的羔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屠夫用刀在自己身上比来比去。罗格虽然胆大妄为,但绝不是不怕死的。当时能够全心投入演了一个出色的小丑,这让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事后他虽然表面上无事,然而这恐惧却在心里不断的成长着、积累着。在‘夜归’旅店里的屠杀,实际上就是这恐惧的宣泄。他要靠屠杀弱者来证明自己是个强者,来解决这恐惧!解开了这个心结,罗格终于感觉到轻松多了。他站在窗前,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缓缓的吐了出来。在他意识深处,精神力缓缓地旋转起来,如一团淡紫色且闪耀着数点金星的云团。随着他的双眼逐渐转成银色,整个世界再一次的在罗格面前平面化了。罗格竭力回忆着与埃丽西斯精神相连、为她提供空间定位的经历。他抬手向眼前这平面的世界摸去,空间中一阵荡漾的波纹,罗格的人还在原地未动,手也保持着前伸的姿式,他的精神却已经突破了这层空间,再度置身于诡异的异界。这是个无比美丽的世界。在深黑色的无尽空间里,悬挂着无数的星辰。时时会有一道能量风暴在空间中掠过,在黑色的幕布上留下绚烂的尾迹。一个个看不见的黑色洞口在空间中飘荡着,似乎是毫无规律的在运行着,然而任何两个黑洞都绝不会碰撞到一起。这个世界里,由于缺少参照,视觉经常会受到欺骗。当一个黑洞在离罗格有千里之遥的地方掠过时,罗格才诧异的发现这个黑洞的大少居然可以轻易的放下大陆上最雄伟的山脉!这些黑洞深不见底,罗格无从知道洞的那一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他也不想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他没有身体,只有感觉存在。罗格忽然想起了埃丽西斯,想起了异空间的挣扎。如果说这个空间是一泓宁静的湖水,那一次的空间则是风暴中的大海。刚刚想起埃丽西斯,罗格立即感受到了她。这个空间之外的某处,有一团暗黑色的能量。那能量凝结成了一颗小小的透明球形,在那小小的球体中,却仿佛蕴藏着整座火山!在一座华丽的小客厅里,正慵懒地靠在软垫上的埃丽西斯突然诧异地抬起了头。一丝罕有的微笑在她的嘴角浮现:“这小胖子,学东西很快嘛,居然能够锁定我的精神了,哼!看来真的得给你点苦头尝尝,不然以后还不被烦死!”那团黑色的能量球突然涨大了少许,飘飞出六个极为复杂的魔法符号,构成了一个六芒星魔法阵的顶点。随即一个小小的黑色能量球从魔法阵中飞出来,沿着罗格与埃丽西斯的精神联系,迅捷无比的突破了无数空间,向罗格的精神本体袭来。罗格顿时慌了,好在在这个空间里依然能发出精神冲击,他拼起老命,发出了数道无形的精神冲击去拦截那个能量球。然而罗格的精神冲击在那个小小能量球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连让它降低点速度都办不到。罗格精神本体上方的空间一阵波动,埃丽西斯的能量球如幽灵一般钻了出来,恶狠狠地向罗格扑来。罗格立刻魂飞天外,好在精神本体的移动速度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念动即移。他立刻凭着无比的求生本能在异空间中发了疯一样的乱窜起来。能量球如附骨之疽,牢牢的跟在罗格后面。两团精神能量互相追逐了一会,埃丽西斯的能量球忽然炸了开来,漫射的黑焰终于小小的烧了罗格一下。巨大的痛楚!这是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最直接的痛苦!虽然只是瞬间的事,但那一刹那间,罗格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生不如死。埃丽西斯笑得花枝乱颤的,自那晚以来,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呢。刚才的那番精神追逐可是她当年最喜欢的游戏了。“这小胖子虽然魔力不怎么样,可对精神力的运用还挺熟练的。说不定这个世界上很多魔法大师都还不如他呢!说起来,好像‘异界牢狱’那件事我该谢谢他的。可是......可是......这叫我怎么开口呢!以前骂过他们不少次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唉!”埃丽西斯想着想着,也有些烦恼。然而一想到‘异界牢狱’,就又想到了那个让她恨得牙齿发痒的小狐狸精公主。“要不要今晚去把她偷偷杀了?十四级魔法师,嗯,是有点难对付,不过还称不上是个对手。”埃丽西斯暗自盘算着。然而当日一战之后,小狐狸精公主仿佛平空消失了一样,无论埃丽西斯使用什么办法,也无法感应或侦测到她的存在。那个恐怖的人偶法术也无从用起了。这就更让埃丽西斯抓狂了。郁闷之余,正好罗格不知死活的来探头探脑,自然要狠狠地收拾一下。罗格平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惧怕一个女人,不,这个埃丽西斯简直已经不是人了。他明白,刚才那不过是埃丽西斯的‘小小’的惩戒而已。可怜他不知道这个女魔头还有多少手段没使,口出怨言是绝对不敢的,就连心存怨望也不行。天知道这魔女会不会有什么方法可以知道他心中的秘密!刚刚平复了精神上的痛楚,一个空间通道在罗格面前打开,极为熟悉的吸力锁住了罗格的精神。他还未来得及惊叫一声,就被吸入了空间通道之中。

,,香港王中王精选中特网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 上一篇:远远的便招招手道:“快过来

  •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