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她着迷并不奇怪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5 11:41  点击:
奥菲罗克此刻的心情也如窗外的天空一样抑郁。父亲巴伐利亚大公刚召他来长谈,内容了无新意,还是关于赐婚那件事。老大公坚持认为路易九世的赐婚是巴伐利亚公国的极大荣耀,也是莱茵同
奥菲罗克此刻的心情也如窗外的天空一样抑郁。父亲巴伐利亚大公刚召他来长谈,内容了无新意,还是关于赐婚那件事。老大公坚持认为路易九世的赐婚是巴伐利亚公国的极大荣耀,也是莱茵同盟皇室善意的证明。为了整个公国的未来,奥菲罗克必须接受这次婚姻。虽然已经是上午了,但阴郁的天空并没有把多少光线投进大公的书房中。烛台上五根巨大的蜡烛熊熊燃着,温暖的光芒驱走了不少阴霾。“父亲!史书所载三次神迹成就了三大帝国,有这些例子摆在前面,路易九世不可能对我们一点戒心都没有!他现在没有先发制人,只是准备不足,立刻开战,他没有分毫胜算而已!这次赐婚,无非是他想拖延时间罢了!”奥菲罗克有些激动,在猩红的地毯上烦躁的走来走去。坐在高背椅上的老莱茵哈特挪动了一下身子,缓缓地道:“话虽如此,但这次他把珍逾性命的芙萝娅公主赐婚给你,也足见诚意。听说芙萝娅这孩子有倾城姿容,又师从耶罗大魔导士,哪方面条件都足以配得上你了。那天晚上你也见过她了吧,感觉如何?”奥菲罗克对大公知道此事并不感到惊讶。老莱茵哈特三十年来无论是政坛还是战场都是纵横不倒,巴伐利亚由一块小小的伯爵领地一直经营到目前拥有莱茵同盟最强大的武力和国力,纯不是只凭幸运就可以办到的。近年来老莱茵哈特虽然年纪大了,变得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但心计手段,只会更加老辣深沉而已。就连奥菲罗克自己也不清楚父亲终究在暗处有多少实力。虽然单以五千狮心骑士团的战斗力,就足以让任何对手在冒犯公国前仔细考虑,但奥菲罗克是绝不会单纯到相信父亲手上只有这些表面上的实力的。奥菲罗克叹口气道:“父亲,在王座面前,有什么不是可以牺牲的呢?何况只是一个公主?路易九世不愿意惹耶罗,我们又何尝愿意树这么一个敌人呢?路易九世如果翻脸的话,我们难道还能真把芙萝娅给杀了不成?再说如果对方有意拖延,只订婚、不成婚,一年后路易九世就能在军务方面做好准备了。我看不如力拒这次赐婚,打乱路易九世的布局。”老大公仍然不急不徐地道:“孩子,贵族之间的婚姻又几桩是以感情为基础的呢?婚姻对我们来说,只是一根把两大家族捆绑在一起的利益和血缘纽带罢了。我看你不愿意接受公主的真实原因是为了那个叫埃丽西斯的女魔法师吧。”奥菲罗克默不作声,来了个默认。“这个埃丽西斯......”老大公沉吟良久,显然为如何用词费了不少脑筋。“她的确是个绝代佳人,魔力又强得异乎寻常,依我看,她的魔力可能已经接近于魔导师了!这样出众的女孩子我也是头一次见到,你为她着迷并不奇怪。只是,孩子啊,就如你刚才所说,为了王座什么都是可以牺牲的。如果你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青年,没有这份才华,我并不会如此要求你。但你天资横溢,公国和威廉家族很可能就在你的身上发扬光大,名耀千古!为了一个女人影响清明的决策,并不是智者所为!再说,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埃丽西斯身上黑暗的气息如此浓重,绝不会只是修习暗黑魔法的结果。这种时候,你要小心惹祸上身啊!”奥菲罗克沉声道:“父亲!埃丽西斯绝对不会作对公国不利的事情的。而且以我们的实力,就是现在起兵,我也有把握在三年之内击败莱茵同盟!如果是比拼个人实力,就更不用担心了。就算是普罗西斯本人来到公国,我和他谁胜谁负,也还说不定呢。”老莱茵哈特看着气度沉凝如山的儿子,只淡淡地说:“孩子,圣骑士并不就是天下无敌了,战场和政坛也是完全不同的领域。放眼大陆,虽然年青一辈中能与你相较之人几乎没有,但如果就此小看了天下英雄,早晚你会吃到苦头的。”“父亲,我们是同盟里惟一一个支持神圣教会的公国。教会允诺的三千神殿骑士再有两个月就会到达公国。单凭我的黄金狮子骑士团和神殿骑士团,我就有把握打败莱茵同盟。何况舅舅菲利浦大帝也绝不会坐视的,我们何惧之有?”老大公长叹一声,道:“孩子,你自小就被视为天才,年纪轻轻的就成为大陆最年青的圣骑士,还有教庭的大力支持,可以说从没有遇过任何挫折。但世事难料,在政坛之上,亲族血缘有哪一样可以为你提供永世不变的保证呢!教会里派系林立,你舅舅菲利浦大帝又是野心勃勃,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把恶狼引到自己家里来呢?”奥菲罗克道:“舅舅已经许诺一旦公国和同盟战事发生,将会无条件的出兵援助。教会的要求则是在可以在各城市里建立教堂。公国作为信教国,现在又有几个城市没有教堂呢?这样的条件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孩子!无论从哪一方面考虑,接受芙萝娅对公国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难道中了‘魅惑’魔法了不成,这样明显的事实你都看不到!这个埃丽西斯出身来历如此可疑,可是你是我惟一的儿子,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过问过。可是眼下各方势力正向同盟云集的时候,难道别人就不注意、就不会过问吗?难道神殿骑士团团长‘血天使’奥古斯都也会视而不见?宗教裁判所的执法者们也都是瞎子?你的决断呢,你的英明呢,都到哪里去了?再这样下去,不要说击败同盟,我怕你连自己和埃丽西斯都保不住!从今天起,埃丽西斯要在公众面前消失,你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毫无忌惮了!”奥菲罗克冷冷地道:“父亲,我们用不着这么小心吧,埃丽西斯用其他的气息将自己伪装起来不就行了?”老公爵看了奥菲罗克的固执,也有些无奈,道:“其实依我的想法,埃丽西斯应该立刻远走高飞。可是那孩子性格倔傲,应该是不肯。奥菲啊,回去后好好想想我的话吧。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变数,也有太多未知的力量,你的力量并不能决定一切的。”这些道理奥菲罗克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但是在埃丽西斯的问题上,他从来无法保持冷静和理智。从书房里中来,奥菲罗克一面思索着当前时局,一面信步走向自己的院落。隔得很远,他就感受到了院落里忽起忽落的强大魔法波动,显然埃丽西斯目前的心情并不大好。黄金狮子苦笑了一下,以埃丽西斯的高傲,她哪里肯躲避或者是收敛起自已的气息呢?思前想后,一股豪情自心内而生。埃丽西斯魔力强大无匹, 白小姐全年免费精选资料当天表现出来的远远不是她真正的实力。以圣骑士与大魔导师的组合, 白小姐全年免费欲钱料纵横大陆, 香港精选十码中特又会惧怕何人?何况,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奥菲罗克冷笑一下,自己也尚未展露全部的实力呢。但以奥菲罗克的智慧和武力,也想不通如何解释赐婚一事和安慰暴怒中的埃丽西斯。可是前面就算真的是地狱,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跳了。奥菲罗克长叹一声,一脸坚毅,举步迈入了大门。罗格正在城里悠闲的转着,喝了会茶,吃了个中饭,又去‘战神之锤’看了一眼,顺便小睡了一觉。精神养足,他才走出‘战神之锤’,纵马向城西南慢慢行去。一辆黑色华丽的马车从后面赶了上来,一丝丝危险的气息从马车上散发出来。罗格本能的寒毛直竖,精神力感应之下发现赶车的车夫居然隐藏着异常庞大的能量,那能量正是自己非常熟悉的黄绿色。而车厢中是两团更为恐怖且强大的能量。一团是湛蓝色带着点点星光的斗气,另外一道能量则是极为不安分地滚动着的艳红色魔法能量,。罗格苦笑一下,在这三个煞星面前,还是不要妄想逃走的好。大庭广众之下,想来对方也不至于明目张胆的痛下杀手吧。“更何况,”罗格心中暗想,“老子难道就一点收买价值都没有?”想想自己拼死将埃丽西斯从异界拉了回来,虽说并不是那么自愿的,但她总该有些表示吧?然而埃丽西斯对罗格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这让胖子心里多少生了点怨怼。很快马车就与罗格并行了,车夫掀起帽子冲罗格一笑,但在胖子眼睛里,大卫这英俊面孔的背后充斥着黄绿色的荆棘斗气,让他就如被一只虫子盯上了一般不爽。这时窗帘打开,一张清丽得让罗格目眩的小脸出现在窗口上。当日遥遥一瞥,芙萝娅清丽绝俗的面容已经让罗格颠倒迷醉。此刻近在咫尺,更是让罗格无法承受。轰的一声,整个世界在罗格脑中炸开了,每一个碎片上都亮闪闪地映着这个小魔女!芙萝娅看着罗格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得掩口浅笑。这一笑又险险把罗格笑下马去。罗格脑子里刹那间都是一个一个在空中飞舞着的近乎全裸的绝色身躯,一个小小人偶正做着相同的动作。在这方面,罗格的本能永远快于理智,他的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马车上三个人都是顶尖的人物,在第一时间发现了罗格的变化,目光都集中到了罗格胯下。胖子的脸皮虽然厚过牛皮,此刻在六道如刀似剑的异样目光注视下,也不禁红了起来。罗格满头大汗,拼命想平复心情压下身体上的反应,却丝毫没有用处。这等反应向来是欲压欲坚,屹立不屈的,越想压下去反而越是历害。那一杆长枪直直竖起,越来越是明显。罗格急忙运起精神力集中在那话处,结果反而使它暴涨了一号,吓得他急忙撤去了精神力。虽然这个发现日后必定妙用无穷,可是眼下却只有火上浇油的好处。小魔女那张注定遗祸万年的小脸后面,又出现了一张几乎同样清丽,新闻资讯却显得无比令人生厌的面孔。安德烈鄙夷地看着罗格,充满不屑地哼了一声。同样两张绝世容颜,芙萝娅让罗格不能自已,安德烈却如同一盆夹着冰块的冷水,立刻让胖子某个严重充血的部位恢复了正常。罗格头脑清醒之后马上堆起了满脸的媚笑,讪讪地道:“几位都是大人物,那晚匆匆一见,来不及打个招呼,呵呵,实在是太失礼了!”安德烈轻哼一声,淡淡道:“那晚是见得匆忙了些。哥哥事后倒是一直在夸你呢,一定要我们来仔细来看看你。今日一见,罗格阁下果然‘不凡’啊!哼!”罗格立刻赔笑道:“安德烈阁下乃是剑圣关门弟子,又是同盟罗歇里奥大元帅公子。何至于来看在下一个小小二等骑士呢。刚才失态,可真是怪不得在下。芙萝娅公主风华绝代,在下一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下级贵族哪还能控制得住自己呢?”芙萝娅一阵娇笑,欣然受用了罗格的马屁。罗格察言观色之下,眼珠一转,又道:“也只有以安德烈阁下的高贵血统,以及天下无双的风采武技,才是芙萝娅公主的良配啊。在下十分佩服安德烈阁下的剑法,那晚虽然看不明白,但这几天反复思索,终于有所心得。只盼望十年辛苦下来,能有安德烈阁下今天的部分成就。”安德烈哼了一声,道:“就凭你,十年功夫也想学会这‘碧落星辰’的剑技?那岂不是满世界都是剑圣了?”话语虽然仍然讽刺,然而当初那股刺骨的冰冷已经无影无踪。待得回味起那句“也只有以安德烈阁下血统之高贵,以及这等风采武技,才是芙萝娅公主的良配啊。”,不由得深以为然,心里极大的受用了一番。待转头一看芙萝娅出水芙蓉般的侧面,心下顿生柔情万种。一时之间,安德烈深觉得这罗格识情知趣,更颇有眼光见识,懂得美人配英雄的道理,看来哥哥大卫还算有些看人的眼光。他忍不住斜睨一眼罗格,感觉他那张胖脸好像也突然变得可爱了许多,觉得刚才对他的那些冷言冷语似乎是有些过了。罗格心下惭愧,觉得有些对不住奥菲罗克,暗自想道:“奥菲罗克大人啊,现在我小命有忧,你就只有委屈一下了。反正圣骑士肚量必然很大,你又是个真英雄,想必不会争不过这个白脸安德烈的。当然了,如果你真的争不过他,这英雄称号,大概也有些名不符实了。”罗格转念一想,这安德烈摆明了想要给奥菲罗克戴顶绿帽子。给圣骑士戴绿帽子岂是件小事,若自己是奥菲罗克,必定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偷偷去把这个安德烈给干掉。芙萝娅一双眼眸似笑非笑的盯着罗格,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看得罗格浑身不自在,直怀疑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衣服穿错了。“罗格大人,那一晚你可是很会怜香惜玉呢!”她短短一句话立刻让罗格如坠冰窟,手足刹时冰凉。他几乎按捺不住自己,就要发动精神冲击,然后夺路而逃。好在芙萝娅说完那么一句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什么表示了。罗格狂跳的心才有所平复,但从芙萝娅的脸上,罗格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正是给埃丽西斯提供空间定位的人。大卫一扬马鞭,笑道:“好了,见也见过了,我们就先走了。罗格,你可要好自为之啊!对了,我长时间不在军团里,苍狼骑士团的军纪都涣散了,如果日后遇见我的属下中有害群之马,只管出手,不用客气。还有,前面有一家‘夜归’旅店,很有点意思,你可别错过了啊!”说话间大卫驱车走了。在远去的马车上,安德烈又与大卫争吵起来。“这个罗格挺有意思的,潜力很好,看起来已经开始了解如何运用精神力了。不过就凭这些,并不值得我们专门为他跑一次吧?我亲爱的哥哥,你花了这么多心思在他的身上,值得吗?难不成是因为你们在女人上面臭味相投的原因?”大卫怡然自得的坐在车夫的位置上,笑着回答:“我亲爱的弟弟,在尊贵的芙萝娅公主面前,你还是少开两句口吧,免得泄了你那乡下师父的老底。或许你该去德罗帝国在大哥的麾下当两年剑士,才能拓展一点你的战略眼光。这个罗格,妙就妙在他实力不错,花样还挺多,还有不少的毛病。好色贪财卑鄙下流,哪一样都有不少。差一点的动不了他,像我亲爱的弟弟这样的大高手又不屑于动他。这可是乱世之中明哲保身的道理啊!”安德烈哼了一声,不予回答。罗歇里奥大公儿女众多,最出众的三个人就是长子所罗门,现在德罗帝国担任骑士团团长,三子大卫,和小儿子安德烈。所罗门军略出众,大卫则长于政治,至于武技最高,则还属安德烈为最。安德烈虽然孤傲,但并不狂妄,他心里十分清楚由于十多年来专注于剑法,生命中几乎再无他物。说起政治和兵法,自己较两位哥哥相差实在悬殊。但是一腔怒火总得有个发泄之处,于是某只不开眼的乌鸦就成了替罪羊。树上的鸦群突然一阵慌乱,一只乌鸦一头栽在了地上,它的身体不断射出湛蓝色的光芒,慢慢地连本来是血红色的眼珠都变成了蓝色。转眼之间,这只乌鸦变成了一只蓝色的水晶鸟。一阵微风吹过,蓝水晶乌鸦化作无数极细小的飞屑,消失了。罗格心情复杂的看着这只跟了他整整一天的乌鸦化为飞灰,微微叹了口气,驱马去了。里尔城中某处暗室里,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仰天倒地,喷出一口鲜血。他恨恨的以奇怪的语言咒骂着安德烈。虽然四下无人,他也只敢低声的骂,似乎声音大上一点,就会被人听到似的。罗格刚刚走出几步,迎面一个小小的旅店映入眼帘。小旅店很冷清,除了门口站了两个士兵之外,好像里面并没有什么客人。铁制的招牌在冷风中不停的摇动着。“夜归旅店?”罗格读着旅馆前的招牌。他一时之间只觉得这间小店有些说不出的味道,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奇怪的是自己又从来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思索之中,小店已经远远的被他胯下一路轻快小跑着的骏马抛在了后面。等等!旅店门口为什么会站着士兵?罗格心里突如其来的涌起了些许不安,他眯着眼睛,仔细回想起来。“唔,从装束上看那两个士兵应该是苍狼骑士团的人啊,那种神情,不像是吃饭或者是其他什么,倒像是......是什么呢?对了,是戒备!他们在戒备什么呢?”罗格突然浑身冷汗直冒。他不及细想,立刻拔马回头,向小旅店冲去。还未到店口,那两个苍狼骑士团的士兵就转过头来盯着罗格,神色有些紧张。罗格飞身下马就要进店,却被那两个骑士给拦住了。“站住!什么人?”罗格微笑着道:“我想要喝口水,住个店。”两个士兵对望一眼,冷冷地道:“这家旅店已经客满了。”罗格向里面一望,道:“不会吧,好像里面没什么人啊,怎么就会客满了?”两个士兵中一个面相凶恶的不耐烦起来,喝骂道:“这店今天大爷们包了!你是不是没长眼睛,大爷们可是苍狼骑士团的人!大爷在这里办事,让你滚你就滚了,哪来这么多废话!当心妨碍了大爷的公务!”罗格今天虽然一身便装,但所骑之马乃是名贵的纯种马,所以这个骑士虽然跋扈,倒也知道些进退,没有动手就打。旅馆二楼上突然传来一阵桌椅倒地的声音,一个沙哑的声音粗鲁地骂道:“妈的,都已经到这地步了,你这小骚货还他妈的不肯老老实实的!不过越辣就越合老子的胃口!给我按住了!现在先别乱动啊,马上就让你好好的动动!”一阵隐隐约约的呜咽和哭泣声从二楼传了下来,显然是一个年轻女子,从声音来看,还被堵住了嘴。这声音一传到罗格的耳朵里,他面色突然大变,举步就向店里冲去。

  据英国《BBC》报道称:维特尔与法拉利关于续约问题谈崩,他将于本赛季结束后离开法拉利。这个消息将会很快被官宣,而现年32岁的维特尔未来去向成疑。目前顶替维特尔希望最大的是西班牙车手小赛恩斯,他与迈凯伦的合约本赛季结束后到期。如果塞恩斯离开迈凯伦,那么迈凯伦可能会选择现效力于雷诺车队的里卡多,顶替塞恩斯离队的位置。

,,本港手机同步现场开奖直播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