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来找了我们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4 22:17  点击:
如流星一样,罗格刺破了异界浓厚、湿腻的铅灰色云团,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一座小小山峰掠去。峰顶一个身影正等着他。仿佛已经等了无数个岁月,仿佛自天地生成的一刻她就等在
如流星一样,罗格刺破了异界浓厚、湿腻的铅灰色云团,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一座小小山峰掠去。峰顶一个身影正等着他。仿佛已经等了无数个岁月,仿佛自天地生成的一刻她就等在那里。电光石火的瞬间,罗格穿过重重的浓雾,飞到了山峰上,缓缓下落。有那么一刻,罗格感觉好像有些眼花,看到了一个长发飞扬的身影,然而当他在风月面前停下的时候,却发现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罗格现在只是以一个精神体存在,自然谈不上什么‘眼花’了。他自嘲地一笑,就准备如前两次到异界一样,飞入风月的核心里。一道无形能量罩突然在风月身上生成,罗格如同一头撞在墙上一般,被弹了回来。他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旋转起来,好半天才平复过来。风月伸手一指,罗格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三只僵尸领主带着二十几只僵尸战士正站在不远处。他自信地一笑,这点不死生物还不手到擒来?就待先发一道精神冲击打打前阵的时候,罗格忽然有些疑惑,这些不死生物的姿态与其说是挑战,倒不说是,嗯,是什么呢?对了!是恭敬!罗格极度诧异地望了望风月,这些不死生物居然对风月恭敬?!她居然开始拉帮结派了?风月手指处,一个僵尸战士走了出来,来到风月面前。风月右手一探,轻而易举的插入了它的胸膛,握住了能量核心。僵尸战士坚如硬木的肌体对风月来说竟有如烂泥。风月手上一使力,口中轻啸一声,僵尸战士就爆成了一地的尸块。无数道金色的能量线从风月头骨里伸展出来,探入了僵尸战士的能量核心之中,随后自能量核心中爆出无数的细线,缠绕上地上的每一块尸块。被缠绕的尸块迅速燃起苍白色的火焰,很快就被烧尽了,只余一点精华连结在精神细线的末端。风月手一收,无数精神连线潮水般回收,在她指尖处凝成水滴大小的一团金色液体。那滴液体随即溶入了风月的指尖,与手指融为一体。不死生物没有恐惧、欢喜或者是惊讶等情绪,它们对自己的主人只有单纯的服从。虽然风月毁灭并吸收了一具僵尸,其他的僵尸们依然安静的立在一旁,等待着风月的下一个命令。代表了罗格精神本体的紫雾急剧翻涌着:“难道精神力竟然可以这样运用吗?!这不是说,我也能在这个世界拥有身体吗?”一个神秘的新世界在罗格面前展开了!紫雾滚动了起来,数条雾气探了出来,沿着地面不停搜索着,一道雾气更是逐渐渗入了地下。在雾气的带动下,不时会有一两块骨骼、石头或者是枯死的树干会忽然跳起,然后又落下。慢慢地,雾气的运作开始熟练起来,不时有新的更加细小的雾气分出来,地面上各种物体跳动却越来越频繁,幅度也越来越大。风月怀抱着镰刀,静静的等候着。她已经等了那么久,不在乎再多等一会。小小的峰顶此刻可以称得上是群魔乱舞!无数的骨骼和各种奇怪的东西在空中飞舞着,地面也在不断翻涌,仿佛有几百只土拨鼠在地下疯狂地挖掘着。已经有数百条细细的紫色细线从罗格的精神本体中伸出来,不停的触摸、探索和操纵着每一个接触到物体。终于一个骷髅头在半空中凝定下来,如海绵一样将罗格的精神本体吸入,两团紫火随后在骷髅头的眼眶里亮起。罗格对自己的新身体,确切点说是新头,很不满意。虽然据记载最强大的邪恶生物――半神巫妖就是一个飘浮在空中的巨大骷髅头而已,但人家跟自己现在这个骷髅头显然不是一回事。作为一个初级的死灵法师,罗格仍然至少需要一双手才能施展出大多数的魔法。而且在离开了改造过的肉体,以及战甲‘轮回’和战斧“缚魂”后,罗格的肉博能力甚至还不如一个稍微高等一点的骷髅兵。犹豫片刻,罗格毅然放弃了这个骷髅头,再一次的试图给自己组织一个身体。经历了无数次的尝试,他终于自“死灵召唤”的法术中得到启发,为自己召出了一具骷髅作为身体。风月引着罗格来到一处水潭前。异界的水都是泥泞、混浊的灰色的浆状物的,这个水潭的水却意外的清澈,虽只小小的二尺方圆,一尺多深,却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罗格清晰的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保护着这汪清水不受死亡力量的侵蚀。这力量非常熟悉,应该是来自于风月。他略有些迷惑,这汪普通的清水有何特殊之处,要如此费心的保护?罗格在水边俯下身去,一具还算完整的骷髅在水中倒映出来。罗格苦笑了一下,现在的自己应该是死灵法师的邪恶典型――尸巫了吧。不过罗格很会为自己开解,风月能在异界不断改造自己的身体,自己作为主人,应该也能做到才对。日后不难再变成一具高大英俊的骷髅法师。其实他心里很清楚,风月能办到的事,他可不一定办得到的。罗格又花了一些时间适应自己的新存在形态,甚至还成功施放了一个诅咒术!但正如恐惧术对不死生物根本不起作用一样,罗格也完全想不出诅咒、疾病这些辅助类死灵法术,能在这个几乎只有不死生物存在的世界里有些什么用处。如果不是来自本体世界的强力召唤,罗格不知还要在这全新的领域里探索多久。这道召唤强横、霸道、威力无匹,极其精准地锁定了他的精神。罗格苦笑了一下,除了埃丽西斯这女魔头,还有谁能办到这一点?骷髅散了。未及和风月打个招呼,罗格的精神本体就被埃丽西斯召回了原来的世界。在不断高飞的时候,看到风月的身影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罗格忽然生起了一个念头:“也许该和它道个别的......”他随即被自己的荒谬想法弄笑了,法师和自己的宠物道什么别?虽然, 香港精选十码中特虽然风月似乎有些特别,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不过它依然只是个法师宠物罢了。不知为什么, 香港三码中特资枓罗格突然感到自己有些笑不出来了。埃丽西斯在空间中飘荡的时候,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罗格为维系与她的联系都耗尽了全力。当她想找罗格的时候,这召唤却简直如一个野蛮武士去提一只小鸡般的轻松。这就是对空间的理解和魔力上的绝对差距。这个发现又让罗格颇受打击,好在他追随奥菲罗克和埃丽西斯已经有年头了,脸皮和神经练得无比坚韧,这种打击实在不算什么。一阵眩晕过后,罗格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奥菲罗克和埃丽西斯一站一坐,都在关切地看着他。看到罗格的眼神自迷茫慢慢转为清明,奥菲罗克才松了一口气。埃丽西斯强大的魔法波动逐渐的消散了,往昔周身有如实质的黑焰也一点不剩地被她吸回了体内。刚刚施放的“异界召唤”看起来对埃丽西斯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几粒细细的汗珠正挂在她的鼻尖上。现在已是黄昏时分,夕照透过百叶窗柔和地洒落在屋内,也在埃丽西斯的面容上映上一片金黄。几粒细细的汗珠在夕照下闪耀着金色的光彩。罗格从未如此清楚的看过埃丽西斯。以往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的黑焰总是让她朦朦胧胧的,如同隔着一层雾气一般。“哼!”埃丽西斯一声冷哼把罗格的魂魄拉了回来。“你倒真的是胆大妄为啊!体验过一点异界空间就以为自己是大魔导师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个异空间存在,又有多少你没见识过的异界生物,可以随时吞掉你的精神本体?以你那点可怜的魔力,又能发动哪个空间魔法可以让你逃回来?起初我以为你只是在修习一些锁定对手灵魂的魔法,没想到你居然把整个精神本体都传送到异空间去了!”埃丽西斯披头盖脸的一顿指责,反而让罗格第一次感觉到她是一个真实的人。而以往的埃丽西斯总是如此神秘和矜持,更让人觉得是一个魔或者是神。而且罗格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关心,这种感觉让他激动不已。“好了好了,埃妮,既然罗格已经没事了,你就饶他一次吧。”奥菲罗克微笑着说。他随后又对罗格道:“你两天没出现了,让大家都急得不得了。凯特先在这里发现了你,但你始终神志不清。他解决不了,就来找了我们。埃妮断定你的精神本体,换句话说,也就是你的灵魂已经游离到异界去了,所以施展了‘异界召唤’的魔法,这才把你捉了回来。”罗格嘿嘿笑了笑,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异界召唤’?这个魔法......好像是用来召唤异界怪物的吧?而且事先也不知道召唤的是什么才对啊?”埃丽西斯‘扑嗤’一笑,道:“这个魔法本来就是召唤异界怪兽用的,稍微改改,拿来召唤你再合适不过了。再说了,我想要召唤什么,什么东西就得乖乖地出来,哪有召唤兽自己选择的余地?”罗格有些讪讪的,又问:“我在异界呆了两天吗?”“那你以为呆了多久?”埃丽西斯反问道。奥菲罗克盯着罗格看了一会,目光有如实质,将罗格里里外外看了个透。“看来你这段时间收获不小啊。魔力居然又有进步,呵呵,不错不错。这本《平行空间与初级空间魔法》是四百年前大魔导士克利夫兰的手迹,现在是我父亲的收藏品。我和埃妮都觉得这本书比较适合你现在的情况,内幕资料所以顺便带过来了,你可要小心收好了。不算里面的魔法本身,单是大魔导士的手迹就已经很值钱了!”他微笑着道。最后这句正中罗格要害。以胖子这种天生的商人,哪会不知道四百年前大魔导士手迹的价值呢?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这克利夫兰是何许人也。罗格赶紧上前两步,双手颤抖着接过这本历史悠久的羊皮书,心情激荡。好不容易送走了奥菲罗克及来同来的凯特等人,罗格迫不及待的来到静室,开始静坐冥想。他收束了心神,意识慢慢的潜入了精神本体之中,体会和操纵着周围一点一滴的魔力。空中各式各样的魔法能量以罗格为中心开始聚集,绕着他飞速旋转起来。红的是火焰,蓝的是冰霜,灰色的是死亡能量,还有许许多多罗格分辨不出的魔法能量,一起组成了一道瑰丽的光带。这道光带是无法用肉眼辨识的,只能以精神去感应。光带上一小股一小股的魔法能量会不时的飞入罗格,在他精神本体之中转了一圈,又飞了出去。少许魔法能量就这样留在了罗格的体内。清晨时分,罗格终于结束了冥想。他站在窗前,周身魔力涌动。他已经是一个九级的魔法师了,虽然称不上强大,但已经是不能随意忽视的人物了!从八级魔法师到九级魔法师,他只用了短短数月的时间,这速度算不上惊才绝艳,但以罗格在魔法上的天份来说,已经是做梦都想不到的进步了。与雾幻赌气时的那一场无形的拼斗,让罗格领悟到了以精神力观察世界的技巧,更使他无意中看到了使整个世界运行的力量本源。这让他第一次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目标,也知道自己追求的力量巅峰在哪里。无论是斗气,还是魔力,最终都会归于力量的本源。力量的本源还是罗格无法理解的范围,他只是看到了,知道那就是自己的方向,却不知道那是什么。然而知道了目标在哪里,就可以选择一条相对正确的路。绝大多数时候,强大并不取决于一个人能够在自己的道路上跑的比别人快,而是决定于选择道路的那一瞬间。相较于斗气而言,魔力更加接近于力量的本源。所以罗格虽然力大无穷,拥有成为战士的独一无二的天分,他还是选择了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精进魔力与精神力上,既不修炼斗气,也不研习战技。罗德里格斯临终前的教诲则使打碎了他头脑中已有的条条框框,使他可以在通向目标的过程中踏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这位最伟大的死灵法师拥有无以伦比的智慧,他知道规则是一切智慧成长的捷径,但也是束缚智慧最大的牢笼。罗德里格斯心知在得到了无上智慧与力量的同时,这个世界的规则已经烙印在自己的灵魂深处。他已经无力跳出这个规则,但罗格不同。刚刚跳上追求力量征程的他拥有足够的潜力,却还未曾被烙上太多的印记。这正是罗德里格斯没有吸收罗格灵魂或是把自己的知识留给罗格的原因。那样做的话,可能会再造出一个更加强大的死灵法师,甚至在力量上或许会达到神魔的程度。然而再强大肥壮的青虫也不是蝴蝶。罗德里格斯期待的是有朝一日罗格可以破茧而出,而不是永世作一条青虫。与埃丽西斯的精神联系让罗格第一次体会到了异空间的存在。风月的存在也使他第一次以灵魂跃入异空间的经历不至于变成灾难。而异界里化身尸巫的独特体验让他对死亡能量的把握更加的精细,也直接刺激了他那以死亡能量为主的魔力成长,终于在短短的时间内能够再进一步。九级魔法师啊!罗格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这意味着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可以被忽视的小角色了!虽然隐于暗中、背后伤人永远是他的第一选择,但拥有了强大的力量,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宽广啊!想一想,以自己精确的魔法控制力,九级法师意味着每一仗自己可以至少有四个剑蜘蛛可供召唤,还有无数的魔法飞弹,六七个火球术,恐惧术、疾病术,等等等等。这些法术足够消灭一个骑士小队!罗格有些眩晕,然而收获不止于此。他回想起在‘夜归’旅馆中疯狂的一幕幕,特别是徒手插入敌手胸膛,捏断脊椎的体验。他试着将精神力提至最高,然后聚集于右手食指之上。片刻之后,他整根手指都热了起来。罗格提手细看,他的食指已经长了一寸,指甲变成了锋利的刀锋形,手指上竟然形成了细细的肉鳞,在阳光下闪烁着淡紫色的金属光芒。罗格一指插入了面前的硬木桌,就如同插进了一块刚刚出炉的面包一样轻松。罗格满意地笑了笑,随手提起一把普通长剑,以恶魔般的手指弹了弹剑刃,竟然发出了金属般的撞击声。当然了,这把剑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他可不会笨到用那些神兵利器,比如说战斧‘缚魂’来试验自己手指的强度。他将闪着金属光泽的手指放在眼前仔细看了会,才自言自语道:“这应该就是魔族的能力之一了吧?按书上的记载这一定是的。不过谁知道呢,说不定写书的家伙自己也没见识过高等魔族呢!也许该再去抓个魔族来问问的,嘿嘿。比如那个荆戈......”罗格在房间里转了几圈,沉吟道:“这个荆戈,好像看起来很历害的样子,马上还要一起做些生意,嗯......还是算了吧。”他现在已经自最初的兴奋中平复下来了,虽然魔力增长是件好事,但这远远不是实力的全部。还有无数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呢。约定出发捕奴的日子就要到了,然而好多准备工作都没有完成。此次捕奴,自己这方实力要倾巢而出,但身后留着一个飞龙实在是让人不爽。如同肉里总是夹着一根刺一样。可是这飞龙一伤之后,立刻变作地鼠,不知在哪个地方挖了个洞把自己藏起来了。这类卑鄙无耻不要脸面的敌人向来是罗格最痛恨的对象。这一次去罗恩公车捕奴,声势颇为浩大,几百名武装人员以何种名义进入罗恩公国可不是个小问题。罗格眼前是毫无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斯坦尼奇和荆戈两人神通广大,可以找出万全的办法来。奥菲罗克虽然是圣骑士,埃丽西斯的魔法实力也让人恐惧。但只有这两个靠山总是太单薄了些。何况对方的实力也未见得就差了,一旦冲突起来,最先倒霉的总是自己这些小喽罗。罗格苦苦思索,把各方势力一一检索了一遍,突然眼睛一亮,光明教会啊!兄弟几个最近和格纳得.哈特主教混得十分融洽,眼前正是请他把自己引荐给伯克红衣大主教的良机!如果搭上教会这条线,无论是谁,想要动自己之前都要好好的想想。想到这里,罗格不由得深深懊悔没有早早的投向教会的怀抱。虽说死灵法师加入光明教会显得有些滑稽,但本着有奶就是娘的原则,罗格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立场和原则哪里有小命来得重要?话又说回来,奥菲罗克也是光明教会的人,巴伐利亚公国则是莱茵同盟里惟一的信教区。自己这样做,怎么都算不上是背叛吧。想到逝去的死灵法师罗德里格斯,罗格不禁有些愧疚。不过这丝惭愧转眼就烟消云散了,他理直气壮地想:“是你教我可以无视一切世界的规则的。这死灵法师不能加入光明教会也算是规则之一吧?那就自老子开始,在光明教会里开创出死灵法师的新天地!嗯,这圣水有些麻烦啊,没关系,忍了!咦?用不着忍的,老子好像可以用精神力做上一个小小护罩,把这圣水挡在外边,就像神迹那次一样。奶奶的,我怎么忘了这么一个好办法!这个护罩要好好练练,不能太厚,半公分最多了;还要持久,又能随我的体形变化......好像很有些难度啊?”圣水的问题还不是眼前的当务之急,先放放,以后再头痛吧。他散去了精神力,待手指恢复正常,急匆匆地出门去了。罗格到达格纳得.哈特主教府的时候,里尔城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之中。被吵醒的中年管家显然心情不大好,对罗格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但当他看见罗格递过来的几枚银币的时候,脸上立刻堆起了最殷勤的笑容,变脸之快,让罗格也有些佩服。点头哈腰的管家一再表示等主教一醒,就会第一时间把罗格的名贴递上去。随后他又谄媚的询问罗格是否愿意进去喝杯咖啡。看着这管家枯干的瘦脸,以及那副被劣质烟草薰得发黄的牙齿,罗格实在难以对主教家里的咖啡产生丝毫的兴趣。匆匆在名贴上留了言,约了主教晚上再来拜访,罗格就逃难似的急急离去。这次拜访让罗格对主教的经济状况有了初步的估计,然而仔细回想了一下主教大人的敛财作风,似乎又不应该如此窘迫才是。带着疑惑,罗格向‘战神之锤’疾驰而去。

  原标题:油价逐渐走出负值阴影!大型石油公司的噩梦却远未结束?

,,白小姐一码必中特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 上一篇:修筑有一个公共厕所

  •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ed by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